首 頁 聚焦 公益資訊 基金會 公益人物 社會責任

首頁>公益>公益人物

傾盡一生守護“折翼天使”

2021年11月09日 14:12  |  作者:郭帥  |  來源:人民政協網
分享到: 

王葉龍是浙江省寧海縣培智學校校長,從1993年至今,已從事特殊教育工作28年。從懵懂青年到幾近知天命之年,王葉龍一直用心用愛守護著這群特殊的孩子。學生的點滴成長和妥善安置是他最大的快樂。他說,他最大的愿望是——傾盡一生守護“折翼天使”

binary_middle

王葉龍為學生上課。 受訪者供圖

“花兒終會綻放”

浙江省寧海縣躍龍街道元峰村,有一座不起眼的學校,學校占地面積不大,從外面看去也和普通學校無異。但在這里就讀的孩子們,卻被昵稱為“折翼天使”,他們由于各種原因與正常孩子不同,或行動不便,或發育遲緩,或在智力方面存在障礙……但在學校校長和老師們眼里,這里的每一個孩子都是最可愛的天使。

“老王來了。”早上6:15,是校長王葉龍每天的到校時間,老師們口中的“老王”因為身材消瘦,身上的牛仔褲略顯松垮,更增添了幾分親和力。

雖然時間還早,但早上的時間對王葉龍而言十分寶貴,他需要爭分奪秒:和夜班老師交接班,溝通前一晚孩子們的休息情況,幫助有需要的孩子起床洗漱。

每天7:00,他要開車送“衛星班”的孩子們到普通學校進行融合教育。“我們學校設置了兩個‘衛星班’,總共12個孩子,他們的情況較好,癥狀較輕,我們希望他們更加貼近正常兒童學習的環境,這樣也能滿足他們發展的需要。”王葉龍說。

自從知道“衛星班”的很多孩子喜歡音樂,王葉龍就在車上精心準備好了他們喜歡的歌曲。“每天路上都會放給他們聽。”王葉龍覺得,這是為他們開啟美好一天的好方法。“有時我們還會為哪首歌好聽‘爭執’兩句,和最親近的家人一樣。”

送完孩子回到辦公室,時針已指向8的位置。王葉龍匆匆吃上幾口早飯,正式開始一天事務性的工作。

和這些“折翼天使”們在一起充實而忙碌的日子,從19歲就開始從事特教工作的王葉龍已經過了28年,“很喜歡和孩子們待在一起,我覺得這就是我最適合的工作。”

成為校長后,事務性工作繁雜,但王葉龍目前仍負責一線教學工作。老師們常在私下打趣他道:“不給老王把工作安排得滿滿當當的,要出事情的喲。”每當這時,王葉龍也總是笑笑表示認同,“我離不開講臺。”

“孩子們有不同的生活環境和成長經歷,也有著不同的缺陷,但我對他們的期盼是一樣的,就是希望見證每個孩子的點滴成長。”王葉龍說,“我相信,只要我和老師們能努力點再努力點,這些花兒終有一天會綻放。”

“回家了!”

前些年,一些地方的特殊教育學校陸續撤銷。對于當時的王葉龍來說,這意味著不斷換學校,從奉化聾啞學校到寧海縣聾啞學校,再到寧海縣躍龍中學……其間,他還曾兩次調到普通學校任教,雖然工作省心了不少,但他始終放不下那些“折翼的天使”。

2010年,為了解決智力殘障兒童的入學難題,寧海縣決定籌建培智學校。原本在普通學校做得不錯的王葉龍立馬提交了請調報告。不久后,他在自己的社交平臺上寫道:“回家了!”

返回特殊教育這個“家”后,他遇到了第一個難題——沒有生源。

當時,王葉龍手里只有一份當地殘聯提供的檔案名單,記錄著1990年后出生的申領過殘疾人證的未成年兒童。

寧海縣18個鄉鎮街道,一大半為山區。王葉龍是外鄉人,語言、地形都不熟悉,但他毅然拿著名單騎上摩托車,踏上了“尋生”之路。

這條路,他獨自一人,走了整整7個月,頂風冒雪、穿山過溪。“有時為了找一個孩子就要來回走好幾天。”那段時間,王葉龍成了各個村委會、派出所的“常客”。210個孩子的名單,他最終找到了90余名。

2011年,學校建成開學,迎來了第一批40名學生,每個孩子都是王葉龍從各個鄉村的偏遠處帶到學校來的。“他們的生活環境和身體情況,我都非常熟悉。”不久后,王葉龍便和老師們一道為孩子們定制了不同的成長方案,實現了個性化教學。“對于一些心智障礙比較嚴重的孩子,我們基本實現了一對一教學。”王葉龍說。

培智學校與其他學校的教學目標不一樣,老師們要做的是培養學生的生活能力,最終讓他們融入社會,實現獨立。“上廁所、穿衣服、洗臉、吃飯等無比正常簡單的行為,在這里往往要重復幾百遍、幾千遍。”王葉龍說,“最簡單的生活技能對很多孩子來說都是一種挑戰,但只要他們有一點點進步,我們的成就感真的難以用語言形容。”

為了創造更多真實的生活情境,讓孩子們盡快適應社會,王葉龍還領著教師們在學校建起了超市,交給學生管理;開辟了一片“小農場”,保證每個學生每天1個小時以上勞動時間……

“孩子們的成長是我一生的快樂”

“教學過程雖然困難重重,但是有多少困難就有多少愛,我們希望用更多的愛幫助他們成長。”王葉龍說。

很多時候,老師的付出并不能得到孩子的理解,老師們也經常遇到心智障礙的孩子無法控制情緒的情況。

有一次,一名學生狂躁癥發作,在安撫過程中她突然拿起一把椅子砸向王葉龍的手臂。“當時并沒有放在心上。”直到疼痛難忍,王葉龍才去就醫,發現手臂已骨折,因為錯過最佳治療時間,從此落下了病根。“當時教學經驗還是不夠扎實,不能怪孩子。很多情況下,其實是因為孩子們的要求得不到及時的反饋,才會造成這樣的意外。”從那以后,王葉龍變得更有耐心,盡量給孩子們足夠的時間表達他們的訴求。

作為校長,意外的發生也讓他開始反思,為了保障更多老師和學生的安全,從那以后他新增了學生入學篩查環節,學校不再接收有暴力傾向的心智障礙孩子。

但這些孩子怎么辦,放棄嗎?王葉龍做不到,“他們其實需要更多的關愛和幫扶。”

此后,他除了從社會各個渠道爭取更多資源為這些孩子提供幫助外,王葉龍也會每月固定抽出5天時間,為這些無法到校學習的特殊孩子送教上門。

如今,需要王葉龍做的事似乎越來越多,但他還是最放心不下孩子們。

每天,除了夜班老師,王葉龍總是最晚離校。晚上8點半是學生就寢時間,王葉龍習慣到宿舍走一圈,等孩子們都睡著了再回家。有時候,學生半夜生病或者跌傷,值班教師打來電話,王葉龍總是二話不說就往學校趕。

“意外情況常有發生,因為殘疾學生大部分患有并發癥,比如癲癇等疾病。”王葉龍說:“其實更想每天都住在學校,這樣晚上睡得也踏實。”

學校建成伊始,王葉龍就希望有間自己的宿舍,這個愿望至今仍未實現,“得先滿足學生的需求。”每次天氣不好,王葉龍就在辦公室湊合一晚,“從家開車到學校得20多分鐘,怕耽誤事兒。”

由于長期作息不規律,不到50歲的王葉龍就多次因腦梗死等疾病住院治療。教師們為了照顧他,想盡量給他少安排些工作,但他總是搖搖頭,“放心不下孩子們。”

這些年,除了對孩子們無盡的愛,王葉龍心里還有很多的虧欠和感激。王葉龍說,他最虧欠的是自己的孩子,幾乎沒有時間陪伴他的成長。今年,他的孩子考入理想高校,這也讓他松了一口氣。同是教師的妻子理解他心中的那份愛,這些年一直默默支持著他的工作,努力照顧好家庭讓他無后顧之憂。

除了家庭,王葉龍最感謝的是和他并肩戰斗的41位老師。學生們喜歡叫他“老爹”,年紀小的老師就跟著叫,“有時候他們來跟我提意見,直接叫我老頭子。”言談話語中,能夠感受到王葉龍對于這些老師們親如一家的感情。不久前,他曾在朋友圈這樣寫道:你們太不容易,而我卻愈發老了,謝謝有你們共同堅守!

“我還得為這些‘折翼天使’做更多事。”很多人形容王葉龍對特教工作近乎偏執,但他覺得,這些孩子值得他這樣執著一生。“我的生活屬于他們,他們的成長就是我一生的快樂。”王葉龍說。 

編輯:王慧文

關鍵詞:王葉龍 孩子 特殊教育學校


人民政協報政協號客戶端下載 >

相關新聞

24小时日本在线视频观看免费,欧美牲交AV欧差AA片欧美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