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要聞 要論 協商 統戰 黨派 委員講堂 理論 人事 社會 法治 視頻 文化

首頁>今日要聞

環球深壹度 | 瞄準中國,北約就能“續命”嗎

2021年11月09日 08:43  |  來源:新華社
分享到: 

【導讀】

·北約的本質屬性是美國維護霸權的工具,服務于美國的戰略目標。中國議題進入北約視野,與美國對華政策轉向有直接關系。

·俄羅斯仍然是北約維護其所謂合法性的主要理由,但中國可能會被北約視為維系未來生存的“最大理由”。

近期,被視為“冷戰殘余”的北約通過攻擊俄中強刷了一波存在感。北約突然對俄羅斯出手,驅逐俄常駐北約代表團8名成員,美國“波特”號驅逐艦和“惠特尼山”號指揮艦先后前往黑海與北約部隊開展聯合軍事行動。與此同時,北約大肆渲染“中國威脅”,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公開宣稱“中國在向我們逼近”。

拼命“續命”

以冷戰結束為標志,北約就失去了存在意義,但卻強行“續命”。北約先后通過東擴、介入阿富汗戰爭、將俄羅斯樹立為威脅等方式,苦苦尋求存在的合法性。然而,關于其“腦死亡”“肌無力”等質疑聲批評聲不絕于耳。

雖然北約不斷調整戰略目標,但始終找不到一個能夠充分證明其存在價值的“像樣的對手”。因為外部矛盾不充分,北約陷入內卷,內部矛盾顯現,美國向盟友催繳軍費,法德提出歐洲防務自主。美國既想主導北約,又想讓盟友承擔更多責任。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所所長崔洪建指出,烏克蘭危機爆發后,北約找到了俄羅斯這樣一個所謂對手,把俄羅斯的所謂混合安全威脅作為首要威脅,北約一定程度上出現復活的跡象。然而,烏克蘭危機其實只是個擦邊球,并不涉及北約成員國。而且,北約在應對所謂俄羅斯威脅方面手段有限。


近幾個月來,從阿富汗撤軍、美英澳建立安全伙伴關系等事件進一步加深“老邁”北約的危機感。以失敗告終的阿富汗戰爭和一個呼之欲出的“印太版”北約,給北約的存在意義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10月7日,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北約總部,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在北大西洋理事會與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會議后出席新聞發布會后離開。新華社記者鄭煥松攝

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歐洲所副所長陳旸認為,北約介入阿富汗戰爭嚴重遇挫。除美國之外,其他北約國家也投入了不少兵力和資金,但留下一地雞毛。從地緣上看,北約從阿富汗撤軍后總體上回歸了自己的傳統防區,在中亞乃至中東地區的影響力迅速消減,可以看成是北約“走向全球”嚴重遇挫。從技戰術角度看,北約在執行反恐戰爭任務上力不從心,將來在這一方面可能不會有更多投入,而會將更多精力投入到傳統的大國競爭中。

專家認為,和平發展的時代潮流不可阻擋,而北約固守冷戰思維,總是要去尋找假想敵,對外進攻性很強,這是其難以生存的根本原因。

瞄準中國

近期,北約多次渲染“中國威脅”“中國挑戰”。斯托爾滕貝格在接受《金融時報》采訪時表示,北約計劃在明年夏季舉行的峰會上通過未來十年的戰略概念。中國的崛起、中國的影響以及力量對比方面的變化等問題將在新戰略概念中全面體現出來。

專家認為,北約的本質屬性是美國維護霸權的工具,服務于美國的戰略目標。中國議題進入北約視野,與美國對華政策轉向有直接關系。

2019年12月,北約在倫敦舉行的峰會上首次將中國問題納入議程,峰會通過宣言稱“北約需要共同應對中國日益增長的影響力帶來的機遇和挑戰”。2021年6月,北約在布魯塞爾舉行的峰會發表公報,稱中國對基于規則的國際秩序和與北約安全相關的領域構成了“系統性挑戰”,提及中國的“脅迫性政策”、迅速擴大的核武庫,以及軍事現代化“不透明”等問題。

6月14日,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北約總部,出席北約峰會的領導人參加合影儀式。新華社發(北約供圖)

此外,由于成員國對所謂俄羅斯威脅立場不一,北約需要在所謂的俄羅斯威脅之外再找一個新的理由來“續命”,提升組織凝聚力。北約這個全球最大的軍事安全組織近些年拼命追求所謂政治化,試圖加強政治維度,很大程度上是針對中國。

崔洪建認為,北約在應對所謂中國挑戰方面如何行動,要看北約在多大程度上會被美國作為一個在其所謂的盟友體系里進行政治和安全動員的工具。首先,北約可能會在印太地區發展伙伴關系,更多在印太地區顯示存在感。目前美國和歐盟都出臺了印太戰略,北約可能也會有所動作,維護所謂的地區秩序。其次,北約可能會針對中國的能力采取一定的限制措施,比如要求中國加入軍控談判。第三,北約可能會在它的關鍵基礎設施里面,要求排除中國因素。

大國競爭

在俄羅斯與北約“斷交”風波發酵之際,今年10月下旬舉行的北約防長會就威懾俄羅斯的戰略方案達成一致。該戰略方案旨在做好準備應對“俄羅斯在波羅的海和黑海地區同時發動的攻擊,包括核武、網絡和太空襲擊”。

歐洲政策分析中心主任、美國前駐歐洲陸軍司令本·霍奇斯強調,北約的注意力正在逐漸從俄羅斯轉移到中國,但這并不意味著俄羅斯的行動不會受到密切關注。西方將更加關注黑海地區,北約將采取必要措施“讓克里姆林宮尊重國際法,尊重該地區國家的主權”。

崔洪建認為,北約將俄羅斯視為最大最直接的軍事和安全威脅,將中國視為最大的、最主要的經濟和政治挑戰。俄羅斯仍然是北約維護其所謂合法性的主要理由,但中國可能會被北約視為維系未來生存的“最大理由”。

北約現行戰略概念于2010年通過,明年出臺的新戰略概念如何描述中俄備受關注。北約前秘書長拉斯穆森表示,與現行戰略概念相比,明年出臺的新戰略概念將在兩個方面有所區別,一是不會提及北約愿與俄羅斯發展戰略伙伴關系,二是會關注來自中國的安全挑戰。

陳旸認為,目前北約不可能以中國為重心,因為與家門口的俄羅斯對峙已牽扯其絕大部分精力,且在應對中國崛起問題上,美國已在亞洲布下層層防線和多種架構,留給北約作為的空間有限。另外,北約行動機制決定了其很難對華采取一致行動。北約內部講究平衡,將視野拓展到中國的同時,也強調需要加大對俄遏制,表明其重點依然放在俄羅斯,以滿足北約內部恐俄國家的要求,安撫內部相對友華的力量。(記者:孫萍;編輯:李潔、魯豫、唐志強)

編輯:付振強

關鍵詞:北約 中國 俄羅斯


人民政協報政協號客戶端下載 >

相關新聞

24小时日本在线视频观看免费,欧美牲交AV欧差AA片欧美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