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社會聚焦 社情民意 民意時評 創客說 樂觀社會 畫里有話 滾動資訊

首頁>社會>社會聚焦

線上助考產業鏈:300元包過,可共享屏幕答題

2021年11月08日 09:58  |  來源:中國新聞網
分享到: 

秋招已至,互聯網大廠、企事業單位的招聘工作紛紛開啟。一時間“筆試包過”“助考”的宣傳在各個平臺上“冒頭”。而一波又一波心懷僥幸試水的考生,其實已經在違法的邊緣瘋狂試探。

300元包過線上筆試

秋招來臨,不少人踏上了求職之路。一般情況下,求職者需要經過簡歷篩選、筆試、面試、考察,才能拿到最終的offer。而筆試分數在整場考試中一般占比50%-60%,至關重要。如何在筆試中拿到高分也成為不少求職者的心頭大事。

而當前由于受到疫情的影響,不少企事業單位的筆試被挪到了線上,但監考人員的不在場也為想要作弊的考生提供了可乘之機。不少商家瞄準了這一“契機”,把線上“助考”當成了一門生意。

在某社交平臺上搜索“筆試包過”“考試助考”,可以發現大量相關廣告,聲稱可以為考生提供助考服務。

在一位商家口中,助考服務是“車”,考生獲取助考服務被稱為“上車”。商家表示,機構的“車”很多,包括但不限于企事業單位筆試、期末考試、雅思托福考試,并保證正確率在70%-85%之間。

“負責幫忙答題的老師包括教輔機構的知名老師以及各大海內外高校的研究生,”工作人員講起師資配置略有些驕傲,“我們這最差的也是985。”但在問及能否提供助考老師的專業證明時,工作人員表示涉及老師的個人隱私,不便透露。

而根據考試的形式和難易程度不等,考生需要支付的費用也在300元到20000元不等,交錢后的考生會被拉入考試群,在考試過程中坐等答案。在問及“上車”的考生多不多時,工作人員表示不少,“畢竟別人都在安排,你不安排你就卷死了。”

考生都參加助考班,答案雷同怎么辦?對此,商家提供了一個更高階的作弊方式——遠程共享屏幕,考生只需要坐在屏幕前等待考試完成就可以了。

考前可透題 考中等答案

其實,共享屏幕只是多種線上助考形式之一。常見的助考分為兩大類,一種是考前透題。賣家承諾,能在考試前兩到三個小時提供考試題目供考生備考。

另一種是考中助考,即助考老師也參加筆試,與考生同步答題,然后將答案傳給考生。考中助考又分為兩類,一類是多人“大巴車”,一類是“私人包車”。

“大巴車”是由付款后的考生組成的集體大群,“老師”的答案由全群共享。“大巴車”的價格相對來說比較便宜,一般在300-600之間。但是部分商家會根據老師的專業程度和做題的正確率定價,保證80%以上正確率的“車票”價格高達兩千。

而“私人包車”就是前面提到的共享屏幕,機構通過遠程共享屏幕的方式派專人幫助考生作答,考生全程只需保證自己出現在攝像頭里即可。當然這樣的價格更貴,一般在1000-2000元之間。

但據參加過多次線上考試的趙靜同學介紹,線上考試一般會監控后臺是否有屏幕共享軟件在運行,同時,有的考試還會設置雙機位,保證對考生實現360度監控。

對此,商家表示,后臺監控的權限可以破解,“很多銀行考試我們都遠程操作過,這點你不用擔心。”而對于雙機位監考,商家會提供躲避監控的方法。

商家、考生、平臺都得擔責

然而,作弊的結果不只指向通過筆試,更可能將考生帶至違法的邊緣。

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律師楊晨表示,在企業招聘考試中作弊、組織作弊擾亂了企業正常招聘秩序,破壞了公平競爭的環境,企業依據內部規定可以給作弊或者組織作弊者一定懲罰,比如采取永不錄用等懲罰措施。

“而在事業單位的考試中,對于作弊的處罰則更加嚴格。在事業單位招聘考試中作弊、組織作弊屬于違法,甚至可能構成犯罪。”

而對于那些僥幸通過作弊手段進入面試乃至成功入職的考生,也并非能將作弊行為徹底翻篇。楊晨表示,根據《勞動合同法》,員工通過作弊的行為入職,員工和企業簽訂的勞動合同無效。企業可以與員工解除勞動合同,也無需向員工支付經濟補償金。

此外,傳播這些信息的平臺也需承擔相應的責任。楊晨指出,根據《網絡安全法》第四十七條之規定,“網絡運營者應當加強對其用戶發布的信息的管理,發現法律、行政法規禁止發布或者傳輸的信息的,應當立即停止傳輸該信息,采取消除等處置措施,防止信息擴散,保存有關記錄,并向有關主管部門報告。”

通過發布助考、“筆試包過”等信息,企圖非法獲取參考人員財物,這樣的行為可能涉嫌詐騙犯罪。明知對方企圖實施詐騙,仍然為對方實施詐騙等違法犯罪活動發布助考、“筆試包過”等信息,則信息發布者涉嫌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任靖)

編輯:位林惠

關鍵詞:考生 助考 考試 作弊


人民政協報政協號客戶端下載 >

相關新聞

24小时日本在线视频观看免费,欧美牲交AV欧差AA片欧美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