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教育·資訊 教育·聲音 教育·實踐 教育·思想 教育·人物 成長·導航 假如我是委員

首頁>教育>聚焦

“雙減”之后,中小學教師資格考試為何依然火爆

2021年11月08日 09:55  |  來源:中國青年報
分享到: 

近日,2021年下半年中小學教師資格考試(筆試)在全國大部分省份開考。不少地方報考人數再創“歷史新高”。僅以武漢為例,2019年時,武漢是全國6個考生人數突破10萬的考區之一,報考人數為10.4萬,而本次,武漢考試人數達到了12.89萬。

就在“教資”考試如火如荼進行時,地處西部內陸的城市鄂爾多斯,打出了年薪60萬元招聘清華、北大畢業生做中小學教師的啟事。這一消息讓與教師資格考試相關的話題再度成為社會熱議的焦點。

中小學教師資格考試熱度持續走高已經不是新鮮事了。據教育部公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下半年全國的考生人數達到了590萬,比上半年的考生人數增加一倍多,全年考試人數近900萬。

不過,到了2020年,突如其來的疫情給中小學教師資格考試帶來了諸多不確定的因素。今年,隨著“雙減”政策的出臺,曾經在就業市場上“漲勢強勁”的中小學校外培訓機構也迎來了調整期,不少機構出現了在崗教師轉崗現象。

不少人會有這樣的疑問:今年參加中小學教師資格考試的人數為何依然保持增長?教師這個職業是不是真的很“吃香”了?教師資格考試熱會給我國教師行業帶來怎樣的影響?為此,記者采訪了多位考生和專家。

“雙減”政策會使教師資格考試熱降溫嗎

今年7月,中央出臺了“雙減”政策。為了真實有效地減輕中小學生的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整個校外培訓行業迎來了大規模的調整。

不少人認為,調整必將會降低教師資格考試的熱度。

去年,麥可思公司發布的《2020年中國大學生就業報告》顯示,2019屆本科畢業生就業比例最大的行業類是“教育業”,具體來看,增長最快的是“民辦中小學及教輔機構”。記者也在多次應屆畢業生的招聘會上看到,一些著名校外培訓機構的攤位前總是排起一條“長龍”。

不過,對校外培訓行業稍加了解后,不少大學生的看法變了。

田鑫剛剛畢業于一所985高校,因為“較高的收入”和“較少的限制”,田鑫準備到培訓機構就業,“不過真的進入教培機構之后才知道,為了讓自己班學生的成績更高,我備課的時候要拼命追求‘更難’,也就‘卷’著學生們‘提前學’‘超標學’。而為了讓更多的學生續課,在上課時,我還要時不時在講臺上跳舞或者表演。”田鑫說,“即使沒有政策變化,我覺得教培行業前景也并不樂觀,因為這種做法本來就違反教育規律,再加上,我也不喜歡這種教學環境和氛圍。”

田鑫的感受與專家的觀點不謀而合。

“從短期來看,對社會培訓機構的治理在一定程度上使得一部分校外培訓機構教師就業受到影響。”首都師范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張爽教授說,但政策治理的是那些不規范的校外培訓機構,尊重教育規律、符合資質要求的培訓機構仍然在照常運行。并且學生多元化、選擇性的學習需求也是客觀存在,因此,從長期來看,培訓機構仍然是教育系統的組成部分之一,只是要尊重常識、尊重規律,在邊界內發揮作用。

雖然在“雙減”政策的影響下,不少校外培訓機構的教師選擇了離職或者轉崗,但是對面臨畢業的大學生的選擇影響沒有那么大。田鑫是2021屆畢業生,“我這屆或下一屆的學生,放棄教師資格考試的人很少。”

“實際上,大學生是否參加教師資格考試的決定因素還是要看就業的狀況。”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說。

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是,據教育部公布的數據顯示,2021屆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總規模為909萬人,再加上還有一些往屆的未就業畢業生也在求職。競爭之下,多持一個證就意味著多了一條“出路”。

中國人民大學碩士畢業生章君言就是其中的一員。“沒找到工作的時候特別焦慮,想想自己可能也會走教師的道路,所以就報名了。”章君言說,他給自己定的目標是公立學校,“如果當教師,那我看重的是這個職業的穩定以及教師這份工作擁有的很強的社會價值。”

不過,當教師只是章君言的一個備選項。他希望在自己找工作期間,這樣的備選項越多越好。

教師行業的穩定性給正處在擇業焦慮期的大學生很大的安定感。不少大學生會加入“教資”考試的大軍中。

“除此以外,近些年來國家各個層級相繼發布有關教育改革的重要文件,尤其是重視教師隊伍建設方面的改革,釋放了非常積極的信號,吸引了優秀人才進入教師隊伍。同時,教師職業的社會地位確實在不斷提升,尤其是近兩年新冠肺炎疫情形勢下,穩定的職業變得更有吸引力,國家重視、社會地位高、有職業發展空間。”張爽說,這些因素都加大了青年選擇參加“教資”考試的可能性。

考證的人多了,好老師就會多嗎

“教資”考試熱的背后,其實是整個社會對高質量教師隊伍和高質量教育的期待。

這些年國家也一直重視教師隊伍的建設以及教師專業能力的提升,2018年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于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明確提出要完善中小學教師準入和招聘制度,新入職教師必須取得教師資格;2019年6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中,再次強調要嚴格教師資格準入制度。

有專家指出,“教資”考試就是“入口關”,就是從入口端選拔、吸引更多優秀人才進入到教師隊伍中來。

當越來越多的年輕大學生參加了“教資”考試,是否意味著將來會涌現出越來越多的優秀教師呢?

“參加教師資格考試人數的持續增長必然會形成優中選優的基本生態,一定會有助于教師質量的提高。”張爽說。

有專家認為,雖然這幾年教師資格證考試持續升溫,但我國有教師資格證的人依然不足。

“這幾年增加的基本在大中城市,縣或縣以下的鄉村,有教師資格證的人還是太少,甚至是‘一個蘿卜一個坑’。”儲朝暉說,在日本,擁有教師資格證的人員與在崗教師的比例為8:1。

專家觀點背后的邏輯是:擁有教師資格的人越多,學校就有了更多的挑選的空間,教師質量也就有了保障。

但是,對于教師這個行業來說,什么樣的人才是優秀人才?什么樣的人才能成為好教師呢?

近些年,不少地方中小學拋出了極具吸引力的高薪,吸引名校畢業生前來任教,有些地方甚至出現了“中學教師面試一半是博士”的局面。

對于這種現象,記者采訪過的幾位專家持肯定的態度。“教師行業值得最優秀的人才進入,中小學教師職業不應該有學歷天花板。”張爽說,高學歷人才進入中小學并非大材小用,中小學除了是育人場所,同時也是很多熱點難點問題聚集的地方,需要研究破解,這是從根本上改變教師隊伍質量的必然路徑,越來越多優秀人才進入到教師隊伍,才有可能培養更優秀的青少年。

不過,也有專家擔憂會在教師招聘中出現“唯學歷論”“唯名校論”。

去年香港中文大學碩士畢業的魯伊,到深圳市某公立小學應聘。

其實,魯伊一直沒有當教師的想法,她的理想是做一名媒體工作者。由于一直沒有找到心儀的單位,才開始想別的出路。魯伊的一名同學本科就讀于北京師范大學,當時這位同學正在準備應聘深圳這所學校,“我了解了一下才發現,原來中小學也能給這么高的工資。”魯伊說。

魯伊在應聘當過程中發現,能通過學校“簡歷關”的基本都是這樣的配置:985/6所部屬師范本科+更好學校的碩士/博士,“只要學歷水平高就很好過簡歷這一關,但學歷不行的連考試資格都沒有。”魯伊說。

有一點專家是達成共識的:名校畢業、碩士、博士這些身份都不能直接與“名師”畫等號,要想成為名師,還需要在教育教學的實踐中歷練。

儲朝暉認為,一個人能否成為好教師依然要回到“入口端”,這個“入口端”是指這個人是否從內心真正喜歡教師這個職業,真正愿意加入教師隊伍,有為教育事業奮斗的抱負,“考證的人數多少、擁有什么樣的學歷等都是外在的因素,只有我們吸引到的人有當教師的志向和抱負,他才有不斷完善自己、改變自己、提升自己的內驅力,這才是提升教師質量最重要的因素。”(應采訪者要求,文中學生均為化名)(記者 樊未晨 實習生 蘇菁菁)

編輯:位林惠

關鍵詞:教師 師資 中小學 資格考試


人民政協報政協號客戶端下載 >

相關新聞

24小时日本在线视频观看免费,欧美牲交AV欧差AA片欧美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