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資訊 對話 評論 產業 星語

首頁>影視>資訊

動畫老片修復并非只是單純提高畫質

2021年11月05日 14:50  |  作者:滕朝  |  來源:新京報
分享到: 

技術人員正在對老動畫原片膠片進行初步檢查和清理。

11月5日,4K修復版的《天書奇譚》將于全國公映,這部1983年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出品的經典動畫,是中國第三部彩色長篇動畫電影,是幾代人共同的童年記憶,在中國動畫長片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義。

10月20日,西瓜視頻聯合火山引擎在北京舉辦“重修舊好”經典中視頻4K修復發布會。此次修復計劃的首批合作伙伴包括央視動漫集團和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4K修復后的《哪吒傳奇》《葫蘆兄弟》《黑貓警長》《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小鯉魚歷險記》《小蝌蚪找媽媽》6部動畫片已經在西瓜視頻上線。未來一年,《哈哈鏡花緣》《舒克和貝塔》等100部動畫片的4K修復版,也將陸續上線。

新京報記者采訪了動畫修復團隊相關負責人,聽他們講述動畫修復中的一些內幕。相較于真人劇情電影,動畫電影的修復在實景物體的紋理,細節真實度的還原上更簡單一點,但難點在于動畫片的藝術性比較豐富,有木偶、水墨、剪紙等不同藝術風格,針對不同藝術性的動畫去做修復,并且都要保持原汁原味是很大的挑戰。動畫電影的修復也并非畫面越清晰越好,還要與動畫的節奏風格保持一致。

西瓜視頻總裁任利鋒說:“不管是修復動畫片,還是修復家中的老影像,歸根到底,都不只是為了提高它的清晰度。我們想要修復的是這些內容背后的記憶,呈現幾代人因為這些記憶隔空產生的共鳴和火花。這才是修復的價值所在。”

修復是在傳承,也會帶來新感受

近年來,4K設備和4K視頻內容逐步普及,但大批經典內容因生產時間較早,清晰度較低。因此西瓜視頻聯合火山引擎共同修復經典動畫。希望幫助經典傳承,運用新技術,最大化還原作品,帶給大家新的感受和認知。

去年8月,西瓜視頻提出了中視頻這個概念,來描述1-30分鐘的橫屏內容形態。今年,西瓜視頻總裁任利鋒給3歲的兒子找動畫片的時候,突然想起來,中視頻并不是今天才有。絕大多數的動畫片一集時長都在30分鐘以內。大家耳熟能詳的動畫片像《猴子撈月》《小蝌蚪找媽媽》等都是獨立短片,用十幾分鐘講述一個完整的故事,有起承轉合,有高潮,也有深意。這些動畫片其實就是最經典的中視頻。

在任利鋒看來,中視頻也并不僅僅局限于西瓜視頻或者其他視頻平臺。孩子們最愛的《葫蘆兄弟》《哪吒傳奇》是中視頻,一些比較受網友歡迎的自媒體制作的影像是中視頻,老一輩人守著電視看的《動物世界》也是中視頻。包括每年奧斯卡也都會單獨設置三個短片獎項,其中提名和獲獎作品都是各個時代頂尖的中視頻內容。

西瓜視頻想要做的中視頻平臺,既包括當下和未來的內容,也包含過去的。他們加大投入,鼓勵激發優質的中視頻創作,也同樣愿意花力氣去修復那些經典的中視頻內容。

其實,這里還有任利鋒作為父親的私心。這些經典動畫里正直、善良的價值觀在他的成長里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他希望自己的小孩也能擁有一些和他一樣的童年啟蒙。

修復《葫蘆兄弟》,需要人工處理20萬張圖

任利鋒說,修復所做的,就是拂掉時間帶來的那層灰塵。未來一年,西瓜視頻和火山引擎會一起修復百部經典中視頻內容。西瓜視頻相關負責人告訴新京報記者,動畫片修復過程中,常見的問題主要有四類:一是清晰度低,由于當時拍攝條件限制,導致畫面分辨率低,或者拍攝鏡頭模糊,數字化掃描、壓縮等過程中丟失紋理細節造成的模糊;二是流暢度低,老片拍攝或手繪幀數較少,往往低于每秒15幀。目前大多影片幀率都在25幀以上,有的能達到60幀甚至120幀;三是色彩失真,老片是用老的色彩標準制作的,亮度動態范圍普遍比較低,所以畫面對比度也比較差;四是瑕疵多,老膠片在保存、播放過程中造成的物理化學損傷,容易出現噪點、壞點、劃痕等瑕疵。

任利鋒說,在修復過程中,團隊投入最大的還是噪點和劃痕問題。膠片的每一次播放會帶來不可逆的損傷。團隊正在修復的片子里有一部六十二年前的動畫片《布谷鳥叫遲了》(1959年),幾乎都是劃痕。

即使是《葫蘆兄弟》(1986年)這種做過二次數字化的動畫,也會因為膠片損傷出現很多壞點和噪點。這些問題沒辦法單純通過技術來修復,而是讓修復團隊逐幀進行人工標注,再做二次修復。一般一秒鐘的動畫,有24幀,也就是24張靜態畫面,修復一部《葫蘆兄弟》,大概需要人工處理20萬張圖,這個工作量非常大。

但純手工的動畫制作年代,老藝術家們也是這樣一幀一幀過來的。攝影機拍攝一秒24張圖,動作和背景層的變化哪怕有細微差池,都要重新來過。《葫蘆兄弟》導演之一周克勤之前有過一段采訪,他說有的時候拍了三天,好不容易把一個鏡頭拍完,一看穿幫了,就要重新再來,幾秒鐘的動畫可能又要三天。

視頻和文字不同,文字本身并不會因時間而“褪色”。幾十年的文學作品,在今天看,大多是沒有信息缺失的。但視頻由于膠片的磨損,會產生一些臟點、劃痕等問題,一些細節會呈現得沒那么清晰。

《哪吒傳奇》和《小鯉魚歷險記》這兩部動畫劇集其實距離現在比較近,分別是2003年和2007年播出的,但這兩部動畫劇集原始的分辨率大多在480p或者720p,4k修復后,呈現出來的效果有非常顯著的提升。

畫質非越高越好,要考慮新舊版藝術效果一致性

西瓜視頻相關負責人表示,相比動畫片的修復,真人劇情片實景物體的紋理一般會更復雜和細膩,一些細節真實度的還原難度更大。但是動畫片的藝術性比較豐富,不同動畫片的藝術方式千差萬別,而真人劇情片的藝術特效類元素相對較少,畢竟是以實物為主。所以針對不同藝術性的動畫去做修復,并且都要保持原汁原味,也是很大的挑戰。

因為動畫片的藝術表現方式非常豐富,有木偶、水墨、剪紙等不同藝術風格,在修復上,不同類型的動畫其實各有各的難點。比如,《小蝌蚪找媽媽》(1960)是中國傳統水墨動畫,觀眾在畫面中能夠感受到水墨的韻律與美感。所以,修復團隊在修復這部動畫時,要與片方的藝術老師緊密溝通,確保真實呈現藝術效果。從修復技術角度來說,算法本身會做效果或者強度的調整,去掉一些對水墨特效有負向處理效果的模塊,主要是修復其他畫質問題,因此能夠實現理想的修復效果。

大家都熟悉的《葫蘆兄弟》是水墨和剪紙的組合,葫蘆娃、爺爺這些主人公是剪紙,而很多山水背景又是水墨動畫。在修復上,一方面,團隊要提高前景的清晰度,讓人物更銳利。另一方面,也要兼顧水墨的藝術效果,讓山水保持柔和。這對技術的要求非常高,需要機器能夠識別好前景和后景。

保留老片的藝術風格和美感,畫質并不是越高越好,需要專業的藝術指導參與。比如團隊在修復音樂動畫片《我為歌狂》(2001)時,就采用了常規的老片修復方法,提高畫面流暢度。但給到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之后,被對方拒絕了。老師傅說,正是那種卡頓才有節奏感。如果用技術手段提高了視頻幀率,反而會破壞節奏感。

任利鋒說,老動畫修復真正難的,恰恰就是這種藝術性的部分。部分老片因為膠片損傷嚴重,瑕疵非常多。在智能處理技術修復老片瑕疵的環節中,部分會加入人工修復。如果要求算法做到100%處理瑕疵,那么有可能將一些藝術效果也識別為瑕疵。目前算法大概能解決95%以上的瑕疵問題,剩余的瑕疵需要由人工輔助標注。然后告訴算法,再調整算法做二次優化,需要一定的人力支持。

一部15分鐘的《小蝌蚪找媽媽》,整個修復周期有多久?西瓜視頻相關負責人說,實際修復過程很快。但由于片方對不同片子的藝術指導意見有比較大的差別,因此需要較長的周期與片方溝通,很難用一部片子準確定義修復周期。

《天書奇譚》難在聲音修復

2018年,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全面啟動《天書奇譚》的修復項目,其間經歷了物理修復、洗片、數字化掃描、調色、聲音修復等環節,其中最大的難點是在聲音修復環節。時隔35年后,配音演員丁建華再次為片中主角蛋生配音。她經常聽到別人的贊美:“這么多年,怎么聲音不變。”丁建華心里清楚:“我哪里會不變。”如果不能準確還原主要人物的對白,觀眾將與記憶擦肩而過。

《天書奇譚》中膾炙人口的旋律出自著名作曲家吳應炬先生筆下,重新為電影編排音樂的工作交到上海新生代作曲家沈逸文手上,接過吳應炬的樂譜時,他要面對始料未及的挑戰,“所有的配音、音效,還有樂隊的錄音全部并在一軌上面,沒有單獨的一軌讓我來聽”。

新版配樂大量使用了西洋交響樂元素,老版配樂則偏重民樂表達,面對更具氣勢的交響樂配樂,聲音制作團隊開始猶豫,如何讓新配的音樂與老版音樂相結合。聲音指導張陽說,如果從質量或單純技術角度,當然希望用現在的技術,把它變得更好,但是改變的過程中,可能也會傷害到原來的創作,所以要非常仔細地考慮。在經過無數次試聽后,團隊決定將老版配樂和新版配樂混搭使用,力求每一部分都擁有最精準的意境。

修復的價值,在于背后的記憶

據任利鋒透露,西瓜視頻將在創作后臺開放高清修復的功能給每一位普通用戶,幫助大家還原那些對自己有特殊意義的瞬間。比如父母四五十年前的結婚錄像、我們十年前大學畢業的聚會視頻等,那些多年前模糊的影像,承載著一代又一代人生活中最閃亮的瞬間。

任利鋒希望這個功能可以讓那些褪色的珍貴視頻重新鮮活起來。西瓜視頻修復經典動畫片,讓它們清晰地呈現在下一代人的面前,既還原集體記憶,又共享一代人的童年想象。“我想,技術的發展,不僅是為了奔向前方奔向遠處,有時候也是為了慢下來、停下來,看清我們的來處”。

任利鋒說:“不管是修復動畫片,還是修復家中的老影像,都不只是為了提高它的清晰度。我們想要修復的是這些內容背后的記憶,呈現幾代人因為這些記憶隔空產生的共鳴和火花。這才是修復的價值所在。”記者 滕朝

編輯:位林惠

關鍵詞:修復 視頻 動畫 動畫片


人民政協報政協號客戶端下載 >

相關新聞

24小时日本在线视频观看免费,欧美牲交AV欧差AA片欧美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