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熱點背后 政協歷史 奇聞軼事 軍事歷史 口述歷史

首頁>春秋>聚焦

孫中山與黎元洪的人生交誼

2021年11月04日 13:51  |  作者:侯杰 謝曉晨  |  來源:人民政協網
分享到: 

一百年前爆發的武昌起義造就了首義元勛黎元洪,使他與中國民主革命先行者孫中山之間的交往進入一個新的歷史階段,友誼日漸加深。

早年黎元洪與孫中山的人生道路雖不盡相同,但在與孫中山的交往中,他逐漸受到了其革命思想的影響。這在黎元洪后來的政治生涯中得到了具體體現。

民國創立后,孫黎二人雖時常處于不同境遇,卻都極力維護武昌首義的革命成果。捍衛共和是二人共同的心愿,而他們在民國建設事業上的廣泛交流和不懈努力,更是為了一個共同的目的,那就是國家的富強、國民的幸福。

src=http-%2F%2F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2Fimages%2F20171230%2F392f3da8168347d39cfb8f327095eb9c.jpeg&refer=http-%2F%2F5b0988e595225.cdn.sohucs

孫中山與黎元洪合影

“這是我有生以來見到的 最具說服力的演說家”

孫中山和黎元洪在19世紀末就曾結緣。

早在1893年,黎元洪與孫中山就因緣際會相識于廣州。這一年9月,從天津北洋水師學堂畢業的黎元洪已在“廣甲”艦上充任管輪之職,并隨“廣甲”艦遠航。當艦船巡行到廣州的時候,正值孫中山由澳門到廣州,開設東西藥局。他一面行醫——“醫人”,一面探索救國的道路——“醫國”。因為孫中山與粵洋海軍軍官程奎光、程璧光(“廣甲”艦幫帶)是廣東香山的同鄉,所以他們經常在廣州圣教書樓后的禮拜堂及廣雅書局內的南園抗風軒等處聚談時政。

孫黎二人的初次見面緣于黎元洪為“廣甲”艦上的患病兄弟向孫中山求醫治病。當時黎元洪的把兄弟仇思在艦上患了重病,軍醫束手無策。在他人的建議下,黎元洪上岸去請善用中西醫方法治病的孫中山出診。孫中山聽說有水兵高燒不退,急忙隨黎元洪趕往“廣甲”號治病救人。

治完病之后,孫中山提出希望借此機會參觀“廣甲”這艘新鐵甲炮塔艦。為了答謝孫中山醫治了把兄弟的病,黎元洪親自領他參觀艦艇,并在參觀時,向孫中山詳細介紹了艦艇的構造、性能及其與世界上先進戰船存在的差別等。

“醫人”與“醫國”并重的孫中山有意識地在海軍官兵中宣傳自己挽救民族危機的主張,并不失時機地表達了對民族危亡、國勢疲弱的憂慮,黎元洪親耳聆聽到了蘊含民族革命意涵的宣傳。黎元洪雖然對孫中山的思想主張還比較陌生,但畢業于新式海軍學堂且素日也懷有兼濟天下之志的他早已感覺到積貧積弱的國家亟待拯救。孫中山絕佳的口才給黎元洪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來,黎元洪還曾對別人提起:“這是我有生以來見到的最具說服力的演說家。”

這一細節足見孫中山在行醫之際兼顧革命宣傳,“醫人”的同時不忘“醫國”。此次廣甲之會,或可視為孫中山對新軍進行革命宣傳的縮影。這時的孫中山與黎元洪,一個在革命路上奔走,一個致力于以新法練兵,雖處于不同的人生道路,卻都懷揣著救國的理想。而這也為二人于辛亥革命時期的深入交往、達成共識奠定了一定的基礎。

黎元洪率領武漢軍政官員歡迎孫中山的合影

黎元洪率領武漢軍政官員歡迎孫中山的合影

“尤欽佩公之艱苦卓絕”

1911年12月29日,孫中山當選為中華民國臨時政府的臨時大總統。1912年元旦,孫中山宣誓就任臨時大總統,在就職宣誓詞中,孫中山明確表示要“盡掃專制之流毒,確定共和,普利民生,以達革命之宗旨,完國民之志愿”。

孫中山當選之后,黎元洪馬上致電表示祝賀。在電文中,黎元洪稱贊孫中山“識高千古,慮周全球,挽末世之頹風,復唐虞之盛治,使海內重睹漢官威儀,不獨四萬萬同胞之福,即東西各國莫不景仰高風”。作為武昌首義元勛,黎元洪對孫中山領袖地位的擁護,有利于確立孫中山在武昌起義乃至辛亥革命中的領導地位。

孫中山在給黎元洪的電報中對黎元洪首義元勛的地位給予了充分肯定,明確指出:“武昌義舉,四海云從,列國輿論歌頌民軍無微不至,而尤欽佩公之艱苦卓絕。文于中國革命雖奔走有年,而此次實行并無寸力,謬蒙各省代表舉為總統,且感且愧!惟有勉為其難,以副公之盛意。”孫中山還囑咐黎元洪:“武漢為全國之樞紐,公之責任維艱,伏為珍重。”

受到孫中山贊譽后,黎元洪并不以首義元勛居功自傲,反而盛贊孫中山“首倡大義,奔走呼號二十年如一日,薄海內外莫不欽仰高風,濡沐仁化”。此時,他也深刻地認識到自己肩負著重大的責任:“武漢獨當敵沖,任大責重,深懼弗勝,惟有夙夜孳孳,萬不敢稍恃和議致懈枕戈。”

在1912年1月3日舉行的副總統選舉中,黎元洪成功當選。孫中山特意發來賀電,不僅向黎元洪表示祝賀,而且為國家前途有望慶幸:“今日參議院選舉副總統,經全數投票舉我公充任,共慶得人,謹為民國前途賀。”

在此期間,孫黎二人頻繁通函,密切交流,共商建國的大政方針,關系頗為融洽。在禁煙問題上,二人也曾有過比較深入的交流并達成共識。近代中國深受鴉片毒害,武昌首義之后,由于革命政權尚未鞏固,禁煙一事尚無暇顧及。到1912年初,孫中山在給禁煙義士丁義華的回信中表示:“此時戎馬倥傯,對于禁煙一事,不免松懈,至為遺憾。一俟大局稍定,即當盡全力劃除此不良之毒物。”對于禁煙之事,黎元洪亦是極力推動。他在1912年2月初致電孫中山,建議向英國交涉時明確表示實行“洋藥官賣”,以此來制止煙毒的泛濫。雖然孫中山認為專賣并非禁煙的良法,但是黎元洪的建議也促使他進一步堅定了禁煙的決心,通過法律手段制止煙害繼續蔓延。同年3月2日,孫中山頒布了禁煙令:

鴉片流毒中國,垂及百年。沉溺通于貴賤,流衍遍于全國……其有飲鴆自安,沉湎忘返者,不可為共和之民,當咨行參議院,于立法時剝奪其選舉、被選一切公權,示不與齊民齒。并由內務部轉行各省都督,通飭所屬官署,重申種吸各禁,勿任廢弛。

由此可見,黎元洪、孫中山在建立民國、鏟除公害等方面有過很多交流,推動了社會的文明和進步。

“不要辜負 中山先生的告誡”

南北議和之后,孫中山辭去臨時大總統一職,由袁世凱繼任,黎元洪重新當選副總統。孫中山卸任后,暫居滬上。

孫中山本欲南下廣東,但接到了黎元洪的熱情邀請,于是決定訪問武漢。其實,其他諸省也有邀請孫中山前往訪問之意,而孫中山以武漢為首訪之地,無疑顯示出對黎元洪以及武昌軍民的重視。

1912年4月9日,孫中山偕同兒子孫科,女兒孫瑗、孫琬以及胡漢民、汪精衛、宋子文一行乘座艦抵達武漢。黎元洪率領眾人在都督府門前,脫帽相候,佇立良久。孫中山的車隊到達后,黎元洪急忙上前親自扶孫中山下車,二人親切握手,互致問候,并在眾人簇擁之下,步入都督府大廳。

當晚,黎元洪為孫中山一行舉行歡迎宴會。席間,黎元洪熱情致辭,歡迎孫中山來訪。他贊譽孫中山“功比堯舜”“決非當今俊杰所及”。孫中山也贊黎元洪為中華民國首義的“第一偉人”。孫中山說:“此次解職游鄂,慰勞首義同志軍民,勖勉精誠團結,共同建設新中國。”席間,孫黎二人還就武昌起義傷殘將士的安置和民眾的生活狀況,以及武漢的重建等問題交換了意見。

次日,湖北軍政界代表為孫中山舉行歡迎會。黎元洪主持了此次盛會,孫中山發表了長篇演講《共和與自由之真諦》。孫中山說,此次革命是為了造福國民,軍人與官吏都是為人民辦事的,人們對于共和與自由誤解甚多,共和與自由非為少數軍人與官吏說法,而是為全體人民說法,所以軍人與官吏都不能借共和與自由之名義破壞紀律,而應該服從紀律,做人民的公仆。孫中山向湖北軍政各界代表灌輸了一種全新的思想,即為民服務的思想。他希望民國的軍人與官員都能為廣大國民謀利,而不是在人民頭上作威作福,制造動亂。孫中山還強調,此次辭去總統一職,一為速享作為普通國民之自由,一為致力于社會事業,成為人民事業的發起者。孫中山的演講贏得了大家熱烈的掌聲。

接著,黎元洪發表演講:“湖北首義,如果各省不及時響應,武漢孤城,很難堅守,革命大局不堪設想!而全國各省之所以聞風響應,是由于深受中山先生多年奔走呼號秘密運動的影響。”他還提出:“目前社會流言‘革命軍興,革命黨消’,我和在座的同志,都要提高警惕,互相勉勵,謹防違背革命宗旨,加強團結,遵守紀律,不謀私利。不要辜負中山先生的告誡。”這番話,不僅顯示了黎元洪對自己革命者身份的認同,也表達了尊崇孫中山、維護革命黨的政治態度。

首義成功,是諸位革命烈士用鮮血換來的。此次孫中山訪問武漢的另一個重要目的,即是憑吊武昌首義英烈之忠魂。第三天,孫中山在黎元洪等人的陪同下前往龜山南麓烈士墓祭奠。當時清明節剛過,孫中山和黎元洪親自培土、獻花,共同悼念為締造共和而捐軀的首義烈士。

為凝聚革命陣營的向心力,勉勵眾人精誠團結,孫中山還接見了武漢同盟會支部的會員。孫中山在演說中,特別強調民國成立后要重視民生問題。

此外,孫中山還就武漢的建設等議題向黎元洪提出若干建議,包括迅速修復、擴充漢陽兵工廠,提倡女學,創設鄂州方言學堂等。不僅如此,孫中山更明確表示自己將訪海外華僑富商,為武漢的建設、發展募捐,并叮囑畢業于美國加州大學的次女孫琬幫助湖北辦學。對于孫中山的建議,黎元洪非常感謝,一一接納。

武漢之行令孫中山感觸頗深,不禁慨嘆道:“慰百戰之辛勞,某建設之端緒,誠知非數日間所能竣事。”令他感到慶幸的是,在短短數日間“得承黎副總統之大教”,且與鄂中父老昆弟相聚一堂,“其不盡之情,留待他日重來再為詳敘”。

黎元洪邀請孫中山訪問武漢,不僅使自己在湖北樹立了良好的政治形象,也有助于孫中山在首義之地的軍民中開展宣傳,擴大了孫中山的政治影響力。

“回溯革命之首功, 惟中山獨堅持到底”

1916年袁世凱死后,黎元洪繼任大總統。6月9日,即黎元洪就職總統后第三天,孫中山特發來賀電。在電報中,孫中山態度誠懇地表示:“公以首義元勛,夙系人望。民國始創,文慚薄德,與公追隨。今聞于陽日依法就職,良為國慶。”對黎元洪領導民國建設事業,他寄予厚望:“中邦專制,歷數千年,共和方新,忽被摧挫,去亂圖治,愿力反前人所為……尤企公本高尚之旨趣,宏大之規模,勇毅之精神,精密之條理,與國民從事建設,天下幸甚。”

在接到孫中山的來電后,黎元洪立即復電表示接受孫中山的建議。為表示對革命元勛的重視,也為了建設共和,黎元洪還提出要聘請孫中山、黃興為高等顧問。對此“高等顧問隆號”,孫中山謙虛地表示自己“實不敢當”,但十分愿意參與各項事業:“文雖術慚匡濟,志匪隱淪,況在艱屯之秋,實有風雨同憂之誼;豈建設之方始,而芻蕘之不供?但使國家有事,謀及庶人,文必竭其愚慮,以裨高深。”

此后,孫黎二人通過電報密切磋商,就“舉國所共企盼”的切要之事展開深入討論。諸如在土貨出口、厘金稅率、幣制改革等方面,孫中山從利國利民的角度出發提出了一系列建議。不久以后,孫中山還派胡漢民、廖仲愷到北京面見黎元洪,詳陳具體意見。為此,孫中山專門致電黎元洪,稱胡漢民、廖仲愷“二君于文念年故友,無論何事,均可代表文意,愿于暇日曲賜垂詢,俾盡所欲言,如文親謁。”孫黎二人通過各種方式廣泛交流意見,足見其建設國家、富裕民眾的心情十分迫切。

然而,黎元洪此次雖登上總統之位,實權卻在北洋系段祺瑞等人手中,最后只能避居天津。得知黎元洪抵達天津后,孫中山立即發來電報,稱“知已出虎口,悲喜交集。文前往上海,曾與海軍總長商遣軍艦至秦皇島奉迎,未獲如愿,私心耿耿”,對黎元洪處境極為關切的孫中山還想邀請黎元洪南下,稱“西南士民望公如歲,乞早日蒞臨,以振方新之氣,而慰來蘇之望。存亡絕續,間不容發,不勝瞻企之至”。段祺瑞在得知南方軍政府有迎黎元洪南下的意圖后,很不放心,遂于9月中旬派人到天津迎黎赴北京。黎元洪不得不再次申明自己不問政治,絕不離津、亦不返京的態度。

1922年,直系在相繼戰勝皖、奉兩系之后,開始操縱北京政府。直系的兩大首領曹錕、吳佩孚為了趕走總統徐世昌,為日后曹錕登上總統寶座做鋪墊,提出了“法統重光”。“法統重光”之策的核心是重新擁戴黎元洪復職為大總統,恢復張勛復辟期間解散的國會。

如若再次出任總統,黎元洪希望能夠多做利國利民之事。為了切實建設好民國,黎元洪以“廢督裁兵”作為出任總統的前提條件。在他看來,民國自創立以來深受軍閥混戰之苦,國家也因此不能穩定發展。廢督裁兵,實為捍衛共和、建設民國的必由之路。1922年6月6日,黎元洪發表通電,列舉督軍制的五大禍害,并呼吁“督軍諸公,如果力求統一,即請俯聽芻言,立釋兵柄,上至巡閱,下至護軍,皆刻日解職,待元洪于都門之下,共籌國是……救國者眾人之責,非一人之力也,元洪頹然一翁,何所希戀,但愿早見統一,死無所恨”。同日,孫中山發表了《工兵計劃宣言》,表達了同樣的“廢督裁兵”之意。雖然在廢督裁兵問題上,孫黎二人所主張的具體解決方法不盡相同,但是卻反映了屢受軍閥排擠的他們對于軍閥禍國殃民的本質都有著深刻的認識。軍閥們雖表面擁護黎元洪提出的“廢督裁兵”,實則極力抵制。不僅“廢督裁兵”無法實施,就連黎元洪也于一年之后,再次被直系勢力逼到天津。

對于黎元洪的復出,孫中山并不看好,但是黎元洪對于孫的尊崇之意卻絲毫未減,統一事業不曾停頓。出任總統后不久,黎元洪就曾對人提及:“數十年來,彼(孫中山)始終以革命救國、擁護民治相號召,回溯革命之首功,惟中山獨堅持到底,我甚愿南北各軍區首領,一致對孫中山調和,則統一未嘗不可早日告成。”黎元洪第二次從總統之位下野之后,陷入眾叛親離的窘境。孫中山在廣州派汪精衛持其親筆信前往,邀請黎元洪去廣州。黎元洪在萬分感激之余,婉言謝絕了孫中山的盛情邀請。

此后,黎元洪寓居津門,遠離政治,正如當年孫中山所言,退為人民,而享完全之自由。黎元洪因為贊同孫中山制定的《建國方略》,認為實業救國才能使中國走向富強。所以,遠離政壇后,黎元洪轉而致力于孫中山所倡導的社會事業,將自己建設民國的熱情與理想轉向興辦實業。

黎元洪雖然退出政壇,但始終關注孫中山的行蹤。1924年末,為迅速實現全國統一、召開國民會議、廢除一切不平等條約,孫中山偕夫人宋慶齡北上,途過天津,住在張園。黎元洪得知消息后,曾多次赴張園探望孫中山。在一次探訪中,黎元洪得知孫中山身患胃病,還特別推薦白礬魚粥適合養胃病。之后孫中山照此方烹飪,服用之后略見效果。

孫中山在津暫住之時,原本計劃親自到黎元洪的府上拜訪,但因病未能成行。12月5日上午,宋慶齡代表孫中山,與孫科、汪精衛等人赴英租界黎宅拜訪了黎元洪,并與來到黎宅的各界人士會談。黎家熱情款待孫夫人一行,賓主共進午餐,相談甚歡。12月6日,孫夫人又應黎元洪之邀偕同汪精衛、陳璧君、孫科等人赴黎宅會面。黎元洪非常關心孫中山的身體健康狀況,孫夫人據實告之,同時表示:孫中山病情雖然有所好轉,但仍需調養,不能親至黎宅,深表歉意。

同年12月31日,孫中山抵達北京,之后,黎元洪也曾多次派人探望。1925年2月12日孫中山因病在北京逝世,所以1924年末孫黎二人的津門重逢竟成了永別。

黎元洪獲悉孫中山去世的消息后,悲痛異常,在天津親設靈堂主祭孫中山。在祭孫中山文中,黎元洪表達了對這位曾與之相逢于共和道路的革命偉人的尊崇之意,同時也寄托了對友人的無限哀思:“何期小疾,遽入膏肓。昊天不吊,國瘁人亡。昔定中原,左提右挈。今隔重泉,生離死別。榱崩棟折,危廈誰支。為國哭公,匪以其私。”字里行間充滿了悼念孫中山逝世的沉痛心情,實乃二人之間深厚情誼的流露。

4年之后,1928年6月3日,黎元洪病逝于津門。

(本文作者為南開大學歷史系教授和研究助理) 

編輯:王慧文

關鍵詞:孫中山 黎元洪 首義 革命


人民政協報政協號客戶端下載 >

相關新聞

24小时日本在线视频观看免费,欧美牲交AV欧差AA片欧美精品